毫无压力!这位嘉兴人能把牛摔倒!他还要干件

韩海华牵牛入场

在苦学中精进

回想青少年时期,韩海华坚毅的眼神中多了些许纯真。1954年,韩海华出生在南湖边许家村的一个回民家庭,回族尚武的习俗加上有武术功底的父亲的日常熏陶,韩海华在孩提时代就对中国功夫极为痴迷,此外,在那缺乏休闲娱乐的年代,纷扰相对较少,人更容易集中精力专注于一件事情,在内外因素的共同影响下,韩海华早早便与武术“结缘”,从此更是“不离不弃”。

对武术痴迷到何种地步?“谁练得多谁赚!”韩海华直言现在的孩子几乎很难理解这句话。约摸十岁,韩海华师兄弟几个每天放学都会练完功再回家,寒来暑往从不间断,他们约定每天只进行这一次集体训练。“我听说你师兄半夜还在家里练功啊……”有一次,韩海华从邻居那里听到了这件事情,气得一夜没睡,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“背信弃义”的行为。第二天找到师兄当面质询:说好一起练的,你怎么能偷练呢?说到这,韩海华笑了起来,笑容里略带遗憾,“现在的孩子,叫他好好练功,不知要说多少遍才行。”

毫无压力!这位嘉兴人能把牛摔倒!他还要干件

 

韩海华与牛鏖战

如果说上述事例表现了师兄弟们对武术的痴迷,相互之间的竞争较劲,那么接下来的事例则体现了韩海华真的“在用生命热爱武术”。每天练完功回到家,韩海华筋疲力尽倒头就睡,第二天早上起床困难,母亲叫他也无济于事。为了准时早起练功,他想了个妙招,把绳子的一头系在自己手上,另一头露在窗户外面,让路过的师弟每天早晨拉绳子叫醒他。“有一次我差点没命了。不知怎么回事,睡觉时绳子在脖子上缠了一圈,早上师弟拉绳子时,我没醒来以为在做噩梦,也使劲拉绳子并且大叫。”提起这事,他仍心有余悸,幸亏母亲闻声冲了进来把绳子剪断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

夜晚坟地练拳,徒手打死梧桐树,冬天头顶能蒸馒头……7岁起,韩海华就开始研习心意六合拳、查拳和摔跤,习武几乎占满了他所有的业余时间,有人称他为“武毒头”(武痴),到12岁时,他在村里已难寻对手。正所谓时间在哪,成功在哪,在跟随恩师们习武、博学各家所长的过程中,韩海华成为了当时嘉兴地区回族业余武术摔跤队队长,在各类武术比赛中频频获奖。

武术讲究融会贯通。当小有建树、荣誉纷至之时,韩海华没有虚骄浮躁,而是想方设法从心意六合拳、查拳和大洪拳中另辟蹊径,寻求一种技击性展现更完全、传统武术魅力体现更彻底的表现方式。他想到了掼牛——这项由回族先民带至嘉兴,并逐渐形成具有江南特色的民俗活动。

在传承中创新

“学拳先明理,习武必尚德”,在短暂的采访中,韩海华多次提到这句话。这句话跟创新有何联系?他说,品德是习武之人的根本,师父收徒主要看品德,徒弟对德高望重的师父仰之弥高。武学文化要传承创新,必须先把品德这个根本摆正,如此才能保证方向明确、航向不偏,在此基础上力争内容更丰富,形式更多样,才能被更多人认可、接受、弘扬。

双手按住牛角,用力一甩,将牛头拧向一边,用右肩扛住牛下巴,用足全身力气把牛脖子一扭,使牛身失去平衡,前腿跪下。随即用自己的身体向牛的颈部一压,将300多公斤的牛摔个四脚朝天……这“一拧一扛一压”就是韩海华大半辈子自创总结的掼牛绝活,此外,他还将掼牛过程中,向牛学到的东西提炼成八个字:诚实,务实,坚韧,奋进。“这不仅是习武之人的必备品质,也是我们为人处世的行为准则。”对此,韩海华说有件事至今让他既自豪又惭愧。

毫无压力!这位嘉兴人能把牛摔倒!他还要干件

 

韩海华众多弟子已能独当一面

1991年11月,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在广西南宁举办,韩海华没在参赛运动员队伍之列,当时正在安徽九华山参与影片摄制,突然接到通知要求参加掼牛比赛,他赶路三天到达南宁,恰逢掼牛赛前新闻发布会。他拖着疲累的身体、一反常态地发言:如果我今天败了,请诸位记者朋友笔下留情。一位所向披靡、摘金无数的掼牛勇士说出这样的话,其内心的悲凉可想而知。

那次比赛要面对的是广西水牛,几乎没有脖子,肚子耷拉到地上,牛的重心非常低,没有着力点。比赛开始,韩海华刚想抓住牛角发力,但不慎手一滑,小拇指被牛角刺穿。“血流得像自来水,骨头清晰可见。”韩海华指着伤疤讲述,意外发生之后只能换人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748qp.com/douniuniu/20190611/1543.html